<pre id="5trlx"></pre>

<sub id="5trlx"><delect id="5trlx"><ins id="5trlx"></ins></delect></sub><address id="5trlx"><dfn id="5trlx"></dfn></address>

<address id="5trlx"></address>
<address id="5trlx"></address>
<sub id="5trlx"><dfn id="5trlx"></dfn></sub>
<address id="5trlx"><dfn id="5trlx"></dfn></address><sub id="5trlx"><dfn id="5trlx"></dfn></sub>

    <address id="5trlx"><dfn id="5trlx"></dfn></address>
    <sub id="5trlx"></sub>

          <sub id="5trlx"><var id="5trlx"><ins id="5trlx"></ins></var></sub>

            <address id="5trlx"><listing id="5trlx"></listing></address>

                <sub id="5trlx"></sub>

                      <sub id="5trlx"><var id="5trlx"><ins id="5trlx"></ins></var></sub>

                      <sub id="5trlx"><dfn id="5trlx"><ins id="5trlx"></ins></dfn></sub>

                      <sub id="5trlx"><dfn id="5trlx"></dfn></sub>
                      <sub id="5trlx"><dfn id="5trlx"><output id="5trlx"></output></dfn></sub>

                      公益檢察
                      【以案說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10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
                      2019/10/11 14:45:05

                      【發布部門】 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

                      【發布日期】 2018.03.02

                      【實施日期】 2018.03.02

                      【時效性】 現行有效

                      【效力級別】 司法解釋性質文件

                      【法規類別】 司法案例發布

                      【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10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

                      (2018年3月2日)


                      一、訴前程序典型案例

                      1. 湖南省藍山縣環保局不依法履行職責案

                      2. 成都市雙流區市場監管局違法履職案

                      3. 陜西省西安市國土資源局不依法履行職責案

                      二、訴訟程序典型案例

                      4.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區人民檢察院訴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5. 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人民檢察院訴高港區水利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6. 福建省清流縣人民檢察院訴清流縣環境保護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7. 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檢察院訴銅仁市國土資源局、貴州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8. 山東省聊城市人民檢察院訴路榮太民事公益訴訟案

                      9. 云南省普洱市人民檢察院訴云南景谷礦冶有限公司民事公益訴訟案

                      10. 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檢察院訴吳明安、趙世國、黃太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一、訴前程序典型案例

                      1.湖南省藍山縣環保局不依法履行職責案

                      基本案情:藍山縣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藍山縣新圩鎮上清涵村村民廖某某在未辦理國土、環保、工商等手續的情況下,在本村租用土地86.44畝興建選礦廠,從2006年底至2017年4月持續非法選礦生產。該廠無任何污水處理設施,其中多個尾砂庫無防滲措施,生產過程中排放的廢水、廢渣致使所占用土地產生了污染,發生了質變。藍山縣環境保護局(以下簡稱縣環保局)作為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對其違法排污行為一直怠于履行監管職責,雖對該廠作出了行政處罰,但該廠始終未能完全履行生效行政處罰決定。直到中央環保督查組督查后,縣環保局才于2017年4月28日聯合藍山縣新圩鎮政府等部門,將該選礦廠強行關停并拆除生產設備及廠房。該廠雖被取締,但廠內的廢水未進行無害化處理,尾砂也未作進一步處置,存在持續對周邊環境造成污染的狀況和危險,國家利益及社會公共利益仍然處于被侵害狀態。

                      訴前程序:藍山縣人民檢察院調查核實后,于2017年10月19日向縣環保局發出檢察建議,建議縣環保局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對環境損害責任方廖某某選礦廠的廢水、廢渣進行處置,防止廢水、廢渣逸散,避免對環境造成進一步的污染;依法履行環境監管責任,責令相關人員盡快制定污水處理方案及土壤污染修復方案,并監督相關責任人員依方案實施。

                      行政機關整改情況:縣環保局收到檢察建議后,積極督促廖某某對被污染環境進行治理,與永清環保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技術服務合同,委托制定了《藍山縣新圩鎮上清涵非法選礦廠環境污染應急處置方案》,并監督方廖某某按處置方案實施。截止2017年12月6日,已恢復可利用土地面積約4000㎡,完成總量約70%;污泥池用地恢復面積約2500㎡,完成總量的約25%;已沉淀處理污水約600m3(未中和),現廠區剩余污水量約15000m3。至此,該起案件已通過訴前檢察建議取得了實質效果。

                      典型意義:該案在辦理過程中,檢察機關通過對線索的研判、審查,發現了環保、國土部門國家工作人員的瀆職行為,通過民行部門的督促履職、反瀆部門的職務犯罪查辦,將對行政單位的監督與對國家工作人員的監督互相滲透、促進,形成了檢察監督合力。本案根植環保理念,關注和保護生態自然環境,對廣大群眾有著重要教育和宣傳意義;特別是對當地的行政機關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為公益訴訟工作的開展營造了良好的氛圍。

                      2.成都市雙流區市場監管局違法履職案

                      基本案情:2016年至2017年9月,成都市雙流區市場和質量管理局(以下簡稱雙流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馮某某在雙流區老漁民食品商行等283戶個體工商戶未提交登記資料及未取得任何審批的情況下,為其辦理了工商注冊登記,頒發了《營業執照》。該局根據該283戶個體工商戶提供的《營業執照》和《成都市雙流區食品經營自查申請表》等資料,又為其頒發了《食品經營許可證》。案發后,雙流區市場監管局對283戶個體工商戶登記的營業地址進行了核實,發現均沒有實體門店。該局根據《個體工商戶條例》、《食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之規定,于2017年9月、11月分別作出了撤銷雙流區老漁民食品商行等283戶個體工商戶的注冊登記及《食品經營許可證》的決定。

                      訴前程序:2017年11月,雙流區人民檢察院民行部門通過與刑事部門內部協調溝通機制,獲得犯罪嫌疑人買賣國家機關證件案的線索。檢察長召集偵監、公訴、民行部門辦案人員召開案情分析會,按照各自的職責開展調查核實工作。經調查核實發現,上述個體工商戶沒有線下實體經營場所但準備從事網絡食品經營,系通過非法途徑獲得食品經營許可;同時,雙流區市場監管局在撤銷食品經營許可證后長時間未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的注銷手續。為防范網絡食品消費安全風險,該院遂向雙流區市場監管局發出檢察建議,建議其對于法定期限內未申請辦理注銷手續的個體工商戶依職權注銷其《食品經營許可證》;為切實防止上述個體工商戶在食品經營許可證被撤銷后繼續從事網絡食品經營,同時建議將283戶個體工商戶的工商注冊登記、食品經營許可被撤銷、注銷的相關信息發送有關第三方交易平臺并對上述食品經營者的后續經營行為進行跟蹤監督。

                      行政機關整改情況:收到檢察建議后,雙流區市場監管局高度重視,研究整改措施。注銷了283戶工商戶的《食品經營許可證》,并將食品經營許可證撤銷、注銷情況發送至“美團”、“餓了么”等第三方平臺總部,并將繼續對上述食品經營者的后續經營行為進行跟蹤監督,有效防范了網絡食品消費安全風險。

                      典型意義:近年來,依托移動互聯網絡的飛速發展,我國“網絡點餐”食品外賣消費呈爆炸性增長趨勢,在方便老百姓生活的同時,其中的食品衛生安全問題亦層出不窮,相關行政機關監督管理不到位的問題應當引起高度重視。檢察機關依托行政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對于督促行政機關加強對“網絡點餐”及第三方平臺的監督管理,有效防范網絡食品消費中的安全風險,保障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具有積極意義。

                      3.西安市國土資源局不依法履行職責案

                      基本案情:陜西圣米蘭家俱有限公司(后更名為陜西圣米蘭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米蘭公司)于1998年12月12日取得西安市雁塔區149.979畝土地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2002年7月18日,經西安市人民政府批準,西安市雁塔區將118.318畝凈用地出讓給圣米蘭公司用于建設家具生產綜合樓。同日,西安市國土資源局(以下簡稱市國土局)與圣米蘭公司簽訂《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出讓價格為每平方米49.5元,出讓金3904569.02元。圣米蘭公司就上述土地辦理了兩份《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和《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但并未依照規劃對土地進行開發。

                      2007年7月,圣米蘭公司向西安市規劃局申請將47.645畝土地性質變更為商業用地,70.673畝土地性質變更為住宅用地。2007年9月12日,西安市規劃局給圣米蘭公司重新頒發了(2007)172號《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同時將1998年發給圣米蘭公司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收回。但圣米蘭公司未與國土部門重新簽訂合同,未調整土地出讓金,亦未開發土地。2008年2月5日,市國土局作出《土地行政處罰決定書》,對該公司作出78.0914萬元的處罰決定。2015年10月26日,市國土局作出決定,要求圣米蘭公司于2015年11月20日前,重新簽訂出讓合同及補交相應出讓金。2016年1月26日,市國土局雁塔分局致函圣米蘭公司,責令其立即與市國土局簽訂土地出讓變更合同,加快手續辦理速度,用地現場恢復施工,但該公司仍未按要求辦理。

                      2015年6月,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查封了圣米蘭公司持有的兩塊土地。2015年10月21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致函市國土局,指出因該院對上述查封土地正在處理,貴局無權收回土地。但可以在該土地升值或維持現值的基礎上變更上述查封土地用途,否則不得變更。

                      訴前程序:雁塔區人民檢察院在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后,于2017年4月24日向市國土局發出檢察建議,認為土地閑置造成土地資源的浪費,使有限的土地資源得不到合理、有效利用, 是社會財富的巨大浪費。圣米蘭公司取得土地后長期閑置,構成了對公共利益的侵害。建議該局依法切實履行監管職責,予以處置。

                      行政機關整改情況:2017年5月24日,市國土局復函稱,已研究部署整改:一是要求雁塔區政府、市國土局雁塔分局加快制定整改方案,盡快完成處置工作。二是積極與法院對接處置事宜。三是多方約談圣米蘭公司,告知其處置要求。四是經雁塔區政府研究同意,市國土局雁塔分局上報了整改方案,由其督促圣米蘭公司完善土地用途變更手續,簽訂出讓合同變更協議;在繳納土地出讓金、完成開工審批手續后,按照約定的期限開工建設。

                      2017年10月17日,雁塔區人民檢察院向市國土局發出調查函,了解整改方案的進展情況。同年10月27日,市國土局回復稱:“在貴院的督促支持下,經雁塔區政府和市、區國土部門多次督促協調,圣米蘭公司已按照規劃辦理土地用途變更手續,46.842畝土地用途由工業(綜合)變為商服,66.33畝土地用途由工業(綜合)變為住宅。我局于9月12日與該公司簽訂了《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變更協議》,約定合同簽訂之日起60日內付清土地出讓價款共計67311.4274萬元,2018年5月31日之前開工。”2017年11月1日,圣米蘭公司向西安市財政局補繳了67311.4274萬元土地出讓金。11月7日,雁塔區人民檢察院收到市國土局送來的圣米蘭公司補繳土地出讓金的票據。

                      典型意義:本案中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公益訴訟訴前程序靈活性和實效性的特征,督促行政機關依法行政和嚴格執法;主動保護公益,積極行使檢察監督權,通過督促市國土局依法履職,成功盤活了處于黃金地段閑置14年的土地資源,使國有土地資產收益權能達到最優化,為國家收回了6.7億余元土地出讓金,切實保護了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

                      二、訴訟案例

                      4.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區人民檢察院訴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白城市洮北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刑事案件中,發現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對顧某某擅自改變草原用途沒有及時恢復植被的行為,未依法履行監管職責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2015年春季,顧某某未經任何部門審批,私自將位于鎮南種羊場報好農場南側草原非法開墾。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接到群眾舉報后,由洮北區草原站執法人員進行了現場勘查。經勘查,被破壞草原性質為國有,面積為10.068公頃。2015年7月8日,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偵查,并告知了顧某某,但未責令其將破壞的草原恢復植被。2017年9月14日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以顧某某涉嫌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將案件移送洮北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至移送時,顧某某破壞的草原植被仍然沒有恢復,嚴重破壞了生態資源,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受到侵害,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對此沒有采取監督管理措施。

                      訴前程序:洮北區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7月28日向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發出檢察建議,建議其依法履行監管職責,責令顧某某停止開墾,恢復植被。該局于2017年8月28日書面回復洮北區檢察院稱找不到顧某某,已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履行了應盡的法定職責。該局始終未采取有效措施,恢復被破壞的草原植被。

                      訴訟過程:2017年9月22日,洮北區人民檢察院以公益訴訟人身份向洮北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要求確認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未依法履行督促顧某某恢復草原植被的監管職責違法;請求判決該局依法履行監管職責,采取有效措施,恢復被破壞的草原植被。

                      洮北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于2017年12月12日作出一審判決支持了檢察機關的訴訟請求,判決確認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未依法履行督促顧景平恢復草原植被的監管職責違法;責令該局依法履行監督、管理職責。一審宣判后,洮北區畜牧業管理局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的前提是公共利益受到侵害,非法開墾草原的違法行為,使草原的生態服務功能遭到毀壞,侵害了公共利益,通過提起公益訴訟,有利于督促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恢復被破壞的草原植被,對保護自然環境和生態安全具有重大意義。

                      5.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人民檢察院訴高港區水利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2014年至2015年期間,泰興市江漢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在長江河道內未經許可非法采砂317430.1立方米。泰州市高港區水利局工作人員對江漢公司的非法采砂行為采取“不予處罰或單處罰款”的方式,幫助江漢公司規避監管,免予繳納長江河道砂石資源費。

                      訴前程序:泰州市高港區人民檢察院發現高港區水利局不履行水行政管理法定職責后,于2016年10月24日向高港區水利局發出督促履職令,督促高港區水利局依法查處江漢公司非法采砂行為。收到督促履職令后,高港區水利局一直未依法查處。

                      訴訟過程:泰州市高港區人民檢察院于2016年12月16日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請求確認高港區水利局不及時查處江漢公司非法采砂的行為違法,并判決責令高港區水利局依法查處江漢公司的違法行為。

                      江蘇省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泰州市高港區水利局收到人民檢察院督促履職令知曉江漢公司的非法采砂行為后,在規定期限內未對江漢公司的非法采砂行為進行查處,其不作為不僅導致國家礦石資源費的流失,還使得非法采砂活動對長江生態、水文及航道安全的破壞未得到有效遏制,社會公共利益依然處于受侵害狀態,泰州市高港區水利局不履行長江采砂監管法定職責行為違法。遂判決責令泰州市高港區水利局對江漢公司非法采砂行為作出處理。

                      判決生效后,泰州市水利局于2017年11月7日對江漢公司處以罰款25萬元的行政處罰。

                      典型意義:本案系泰州市長江非法采砂行政公益訴訟系列案之一。長江非法采砂行為不僅導致國家資源的流失,無序采砂還嚴重影響長江航道和防洪堤壩安全,危害社會公共利益。行政機關盡職履責,及時對非法采砂行為進行懲戒是有效遏制違法行為的重要保障。檢察機關在履行職責過程中發現水利行政執法機關工作人員存在放任違法行為、幫助逃避監管的現象后,及時發出督促履行令,在相關職能部門依然不履行職責的情況下,及時提起行政公益訴訟。通過環境行政公益訴訟,責令相關職能部門對違法行為及時進行查處,發揮對違法行政行為的司法監督功能,進一步健全了生態環境法律保護機制,提升了生態環境法律保護效果。

                      6.福建省清流縣人民檢察院訴清流縣環境保護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劉某未經審批焚燒屬于危險廢物的廢電子電器產品、廢棄的印刷電路板等,熔煉金屬錠。2014年7月31日,清流縣環保局執法人員到現場調查,責令劉某立即停止生產,并查扣現場堆放的電子垃圾,存放于附近的養豬場。同年8月7日、9日,清流縣環保局將扣押的電子垃圾轉移至東瑩公司倉庫貯存保管并過磅稱重為28580千克。同年9月2日,清流縣公安局對劉某涉嫌污染環境罪立案偵查。2015年7月7日,清流縣檢察院對劉某作出不起訴決定。2015年5月12日,清流縣環保局租用沒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資質的九利公司倉庫并將電子垃圾轉移貯存。

                      訴前程序:清流縣檢察院于2015年7月9日向清流縣環保局發出檢察建議,督促其對扣押的電子垃圾嚴格按照法律規定進行處置并對焚燒電子垃圾殘留物進行無害化處置。清流縣環保局回復稱對已扣押的電子垃圾等危廢,將嚴格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交有處置危廢資質的單位處置。但據清流縣檢察院調查,清流縣環保局作為該縣環境保護法定監督管理機構,未按要求對扣押的電子垃圾及焚燒現場進行無害化處置,只是對廢棄電子垃圾進行了轉移貯存,將扣押的電子垃圾貯存在九利油脂有限公司倉庫中,始終未對劉某作出行政處罰,不僅不利于生態環境的保護,還可能對生態環境造成二次污染。

                      訴訟過程:清流縣人民檢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請求:1.確認清流縣環保局行政行為違法;2.判決清流縣環保局依法履行職責。本案訴訟期間,清流縣環保局對劉某作出行政處罰,并將案涉電子垃圾交由福建德晟環保技術有限公司處置。

                      明溪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依據《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規定,本案的電子垃圾屬于危險廢物。清流縣環保局作為地方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具有對本行政區域環境保護及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工作實施統一監督管理及依法處置的職責。清流縣環保局在明知案涉電子垃圾屬于危險廢物,具有毒性,理應依法管理并及時處置的情形下,既沒有依法處置危險廢物,也沒有聯系有資質的企業代為處置,而是將危險廢物自行轉移且租用不具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資質的企業貯存。人民檢察院向清流縣環保局送達檢察建議書后,清流縣環保局依然拖延履行職責,未及時將危險廢物交由有資質的企業處置,清流縣環保局的上述行為已構成違法。遂判決確認清流縣環境保護局未依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違法。

                      典型意義:本案系全國首批行政公益訴訟案件之一。人民法院在本案審理中,遵循訴訟法的基本原則和基本制度,并就人民檢察院在公益訴訟中的地位、舉證責任的分配、庭審規則等問題進行了有益探索和嘗試。本案的審理促使被訴行政機關主動糾正違法行為,及時對違法行為人作出行政處罰并依法處置危險廢物,防止對環境的持續不利影響,有效發揮了行政公益訴訟督促行政機關依法履職的積極作用。本案訴訟期間,被訴行政機關履行了法定職責,人民法院依據人民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判決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有利于督促行政機關進一步提高依法行政意識,發揮公益訴訟裁判的引導示范作用,最大限度維護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本案的判決也強調了對于“電子垃圾”這種具有毒性、污染環境的危險廢物應當依法妥善處置,促使公眾、企業、政府重視“電子垃圾”的危害,共同參與到有效防范和依法處置危險廢物、保護生態環境的行動中,對危險廢物案件的處理具有一定的示范意義。

                      7.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檢察院訴銅仁市國土資源局、貴州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2005年,銅仁市國土局向紫玉公司頒發采礦許可證,許可其在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采礦,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亦對紫玉公司的采礦行為予以認可。紫玉公司在沒有辦理環境影響評價、安全生產許可、占用林地許可、生物多樣性影響評價的情況下,邊建設邊生產,置報批的開采方案不顧,采取爆破方式破壞性開采,資源毀壞率達80%、產生90%以上的廢渣碎石,還將部分礦洞轉讓給當地村民組,造成資源巨大浪費、生態環境嚴重破壞,保護區內堆積長數百米、寬數十米、深度難以測算的尾礦廢渣,壓覆植被,形成地質災害隱患。2016年6月采礦權期限屆滿,銅仁市國土局接收了紫玉公司延續采礦權申請并收取了相應費用。

                      訴前程序:2016年10月26日,江口縣檢察院向銅仁市國土局發出檢察建議書,要求依法撤銷向紫玉公司頒發的證號為5222000610002的采礦許可證。2016年11月25日,銅仁市國土局回復稱:“江口縣德旺鄉壩梅村楊家屯-上堰溝紫袍玉帶石礦采礦權行政行為合法,依法不應當撤銷。已暫停辦理紫玉公司的江口縣德旺鄉楊家屯-上堰溝紫袍玉帶石采礦許可證延續登記手續”。

                      2016年10月26日,江口縣檢察院向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發出檢察建議書,要求該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第三十五條的規定依法對紫玉公司作出處理。2016年11月29日,梵管局回復稱:該局所屬閔孝總站于2007年7月24日向紫玉公司下達停工通知,2009年該局責令紫玉公司恢復被占林地,2011年12月至2014年12月該局在保護區設三個點監守值班。2016年11月29日,江口縣檢察院工作人員到江口縣德旺鄉壩梅村大火堰組楊家屯-上堰溝紫袍玉帶石礦區實地查看,發現該公司未拆除土地上建筑物和對礦區進行恢復原狀,導致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仍處于受侵害狀態。

                      訴訟過程:江口縣人民檢察院遂向遵義市播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請求:1.確認采礦許可行為違法;2.確認銅仁市國土局、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怠于履行監督管理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3.責令銅仁市國土局、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履行環境治理監管職責。訴訟中,銅仁市國土局編制了環境治理方案并責令紫玉公司限期治理,但治理工程尚未開工。

                      遵義市播州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銅仁市國土局作為銅仁市人民政府地質礦產行政主管部門,應當依法履行其權限范圍內的礦業權設置、審批登記、礦山運營及停用后治理等監督管理職責。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作為梵凈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機構,應當在法律法規授權及相應行政主管機關委托的權限范圍內正確履行自然保護區管理職責。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銅仁市國土局在未取得國務院授權的行政主管部門同意,未辦理環境影響評價的情況下在自然保護區設置采礦權并許可紫玉公司采礦的行為違法。對紫玉公司破壞性開采,浪費礦產資源、破壞生態環境等行為,銅仁市國土局和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均怠于履行監督管理法定職責,并有濫用職權許可其違法開采的行為,應確認違法。遂判決:1.確認銅仁市國土局為紫玉公司頒發許可證行為違法;2.確認銅仁市國土局和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在對紫玉公司違法開采行為怠于履行監督管理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3.由銅仁市國土局對紫玉公司礦山環境修復治理工程履行監督管理職責至環境修復治理工程驗收合格;由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對環境修復治理工程進行全程監督管理。

                      宣判后,第三人紫玉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涉及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礦產資源和生態環境的保護。紫玉公司所開采礦區處于自然保護區內。銅仁市國土局、

                      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違法發放采礦許可證并怠于履行監管職責,致使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礦產資源遭到極大浪費。本案判決確認銅仁市國土局、梵凈山保護區管理局違法并要求其依法履行職責,監督紫玉公司修復受損生態環境,對于加強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保護,矯正“靠山吃山”“犧牲環境謀發展”的錯誤發展觀,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堅守生態紅線,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具有重要意義。

                      8.山東省聊城市人民檢察院訴路榮太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2014年12月至2015年10月,路榮太在未經相關部門審批且不具備清洗資質的情況下,使用強堿洗刷機油桶,并將未經無害化處理的強堿廢液直接排入私自挖掘的滲坑內,對滲坑周邊及地下土壤造成污染。淄博市周村區公安分局根據舉報線索,并經對涉案地的排放液體取樣鑒定,以路榮太涉嫌污染環境罪將其逮捕,并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2016年12月20日,淄博市周村區人民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判決路榮太承擔刑事責任。

                      訴前程序:淄博市檢察院向淄博市民政局進行查詢,根據《環保法》相關法律規定,目前淄博市轄區內沒有符合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條件的公益組織,且無法律規定的機關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訴訟過程:2017年3月17日,聊城市人民檢察院根據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的指定,依法向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路榮太消除危險、恢復原狀;若不能恢復原狀,則應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并承擔鑒定費及相關損失。

                      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路榮太因環境污染犯罪行為造成涉案地環境污染,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聊城市人民檢察院要求路榮太承擔污染土壤治理及生態修復的相關費用,于法有據,判決路榮太在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污染治理及生態修復費38400元支付至山東省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資金賬戶。

                      典型意義:本案是針對自然人實施的環境違法行為提起的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個人環境侵權行為具有行為隱蔽、污染周期長、監管困難的特點,由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十分必要。通過對污染者環境污染行為的司法處理,加大其違法成本,有利于警示與威懾潛在的環境污染行為人。本案充分考慮路榮太作為自然人缺乏環境修復能力的客觀事實,沒有機械地判決其修復環境,而是依據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對涉案地環境污染情況依法作出的生態修復實施意見,依法判令其支付生態修復資金到山東省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資金賬戶,用于今后對涉案地的生態環境進行修復及補償。本案的裁判結果既體現了法律對環境污染行為的有效懲治,又確保判決內容具有實際可執行性,具有一定示范意義。

                      9.云南省普洱市人民檢察院訴云南景谷礦冶有限公司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2015年3月7日20時,景谷公司選冶廠8號料液輸送管道發生斷裂,導致硫酸銅料液通過排洪道泄漏,造成白象村民委員會和民樂村民委員會的部分農田、菜地被污染,并導致民樂鎮部分河段魚類死亡。景谷縣環保局于2015年3月8日作出行政決定書,要求景谷公司停業整改,并于同年4月7日發出行政處罰決定書,對企業作出罰款16萬元的行政處罰。

                      污染事故發生后,景谷公司與受害村民就污染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成賠償調解協議,景谷公司共計賠償受害村民514928元。經景谷縣環保局委托,云南德勝司法鑒定中心于2015年12月14日出具司法鑒定意見,認為此次環境污染損害數額量化結果為1358300元,其中包括:農田環境污染損害費用為528600元;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為829700元。該鑒定數額不包含景谷公司通過調解協議賠償受害村民的款項。景谷縣環保局為此支出鑒定費400000元。

                      訴前程序:普洱市人民檢察院經向普洱市民政局、普洱市環境科學學會調查查明,在普洱市轄區內沒有符合《環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具有訴訟主體資格的社會組織。普洱市民政局出具了情況說明,普洱市環境科學學會出具了證明。

                      訴訟過程:普洱市人民檢察院向普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1.判令景谷公司賠償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829700元至普洱市財政局指定的賬戶;2.判令景谷公司支付司法鑒定費400000元至景谷縣環保局。

                      訴訟過程中,普洱市人民檢察院與景谷公司自愿達成調解協議:1.由景谷公司賠償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829700元至普洱市財政局指定的賬戶;2.景谷公司支付司法鑒定費400000元至景谷縣環保局;3.案件受理費15866元,減半收取7933元,由景谷公司負擔。人民法院將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調解協議在法院公告欄、《人民法院報》《普洱日報》進行了為期三十日的公告。公告期滿后未收到任何意見或建議。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調解協議不違反法律規定,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遂于2017年1月16日出具民事調解書。調解書現已全部履行完畢。

                      典型意義:本案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多次召開庭前會議,堅持案件審理以保護生態環境和資源為原則,以保護當地群眾生產生活為重點,嚴格做到疑難問題及時討論、新問題及時溝通,保證案件得到公平、合理、高效地審理。案件開庭審理時,邀請云南省相關檢察機關及地方人大、政府、政協負責人進行了旁聽,通過以案釋法有力推動了當地政府依法行政,提升了公眾的環保意識,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本案充分協調各方當事人,以修復環境為目的,以被告全額進行賠償的調解方式結案,達到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為完善生態環境資源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的提供了實踐樣本。

                      10.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檢察院訴吳明安、趙世國、黃太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2017年3月25日,吳明安、趙世國將湖北省利川市元堡鄉朝陽村村民劉某家的一頭死因不明并經深埋處理的成年母牛偷偷挖出,分割后將四個牛腿(共計150斤)和牛頭以2300元的價格銷售給在毛壩集市專門從事牛肉銷售生意的黃太寬,該批牛肉經黃太寬以每斤18元至20元不等的價格銷售給附近村民及毛壩集市上的不特定消費者,銷售獲款2890元。

                      2017年4月6日,吳明安、趙世國又以同樣的方式將吳明安自家當日深埋的一頭死因不明的成年母牛挖出,以1800元銷售給黃太寬,黃太寬將102斤牛肉在毛壩集市上以每斤18元至20元的價格銷售給不特定的消費者,銷售獲款2000元。

                      吳明安、趙世國、黃太寬三人兩次銷售死因不明的牛肉共計獲得銷售價款4890元。利川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有關專家就病死牛肉的危害后果進行認定,結論為:吳明安、趙世國、黃太寬等人經營銷售死因不明的牛及其制品,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

                      2017年5月,利川市人民檢察院通過網絡發現一段村民挖掘被埋死牛的視頻,即將該線索反饋該市食藥監局,督促其依法履行監督職責,并聯合展開調查。6月22日,利川市人民檢察院啟動立案監督程序,監督利川市食藥監局將該案移送利川市公安局辦理,同步監督利川市公安局依法立案偵查。同年8月1日,利川市人民檢察院發現吳明安等三人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可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決定立案審查。

                      訴前程序:2017年8月8日,利川市人民檢察院在檢察日報發出公告,督促適格主體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公告期滿后沒有其他適格主體對該案提起訴訟,社會公共利益持續處于受侵害狀態。

                      訴訟過程:2017年11月22日,利川市人民檢察院向利川市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訴請判令吳明安、趙世國、黃太寬共同支付牛肉銷售價款十倍的賠償金48900元,并在利川市市級公開媒體上賠禮道歉。

                      2017年12月8日,利川市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并當庭宣判。該院認為,吳明安等三人的行為損害了不特定消費者的生命健康權,除應受到刑事處罰外,還應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利川市人民檢察院依照法律規定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是維護社會公益的一種方式,程序合法,請求得當有據。在認定三人構成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分別處以不同刑期的刑罰、罰金、追繳違法所得、禁止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食品生產、銷售及相關活動的同時,判決:吳明安等三人賠償人民幣48900元并在利川市市級公開媒體上賠禮道歉。賠償款付至利川市財政局非稅收入匯繳結算戶。

                      目前,吳明安等三人已于2017年1月23日在利川市電視臺視點欄目公開道歉。賠償款已部分執行到位,余款正在執行中。

                      典型意義:該案是檢察機關提起的全國首例法院判決支持懲罰性賠償的食品安全領域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也是檢察機關綜合運用檢察職能加強對行政機關違法不行使職權、公安機關刑事立案監督和對違法犯罪行為人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追究的典型案例。本案首次提出了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并得到法院支持,以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方式提起訴訟,并提出在當地公開媒體上賠禮道歉,節約了司法資源,提高了司法效率。是綜合運用檢察職能辦案的優秀范例。同時,加強了對行政機關違法行使職權的監督和對行為人刑事責任、民事責任的一并追究,最大限度地維護了社會公共利益。

                      chl_310731



                      微信公眾號
                      項目申報   |   招賢納士   |   電子報刊


                      Copyright 2017 上海市北高新(集團)有限公司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12755號-1

                      掃描微信二維碼
                      市北高新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